在

  在推特开始选择性核实他的推文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旨在限制社交媒体公司享有的免责保护权。

  根据现行法律,诸如推特和Facebook之类的公司不会因用户发帖内容而被追责。特朗普对记者称,他的命令“要求根据通信规范法案第230条制定新规定,若社交媒体公司开展审查或任何政治行为,将失去免责盾牌。”

  本周早些时候,推特将特朗普关于邮寄投票的两条推文标记为“存在误导可能”,并附上关于其言论的新闻报道的链接。特朗普大为光火,指责这家社交媒体公司存在审查制度和干扰选举,并威胁可能关闭推特服务。

  “我正在签署一项行政命令,以保护和维护美国人民的言论自由权,”特朗普称。“目前,基于他们是中立平台的理论–而事实并非如此,诸如推特之类的社交媒体巨头享有前所未有的免责保护。”

  特朗普表示,他预计这项命令或其带来的监管规定将在法庭上受到质疑。特朗普说,如果他关闭推特合法,“我会这么做的。”

  签署这项行政令的消息宣布后,推特周四尾盘上涨不到1%。盘中一度下跌4.4%,为四周以来最大跌幅。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覃肄灵

  烧虾师“一厨难求”月薪可超万元

  烧虾师“一厨难求”月薪可超万元

  烧虾师“一厨难求”月薪可超万元

  老板:希望擅用互联网采购工具为餐馆降本增效

  5月底,数千家小龙虾店升腾起的烟火气正在南京上空蔓延。南京的小龙虾消费从疫情期间逐渐呈现出复苏态势。五一长假期间,南京小龙虾市场每日到货60-70吨,可见南京人对小龙虾口味是真爱。

  小龙虾餐馆经营缓慢复苏

  开源节流是解题关键

  刘记弟兄龙虾是南京的一个龙虾老字号。如今,刘记在南京开有14家门店,遍布城区各处。2017年,南京本地人陆聪耀看到小龙虾消费市场火爆,决定加盟刘记弟兄龙虾,在南京市仙鹤门一带租了门店,进入到餐饮行业创业。

  小店每天下午4点开始,一直营业在凌晨2点,陆聪耀每天从早到晚劳碌在店里,几乎全年无休,这也成了他过去三年的生活常态。让陆聪耀没想到的是,新冠疫情突如其来,一下打乱了门店的经营节奏。疫情以来很长时间门店的流水只能依靠外卖。

  陆聪耀告诉记者,小龙虾餐馆还没出现“报复性”反弹,只能说在缓慢爬升中。截至目前店里的日平均营业额恢复到常年的70%。陆聪耀认为,一些老顾客今年的收入受到影响,而小龙虾消费的客单价较高,所以就没有意愿进店消费了。

  今年春节之后,陆聪耀的店里正在新招厨师,一个真正厨艺熟练的小龙虾师傅要求很高,小龙虾厨师必须自带过硬技术,处理小龙虾、调配汤汁,需要独门配方。在南京,好的烧虾厨师真的是一厨难求,市场价格普遍在万元以上,这又给陆聪耀增加了一大笔支出。

  陆聪耀还为刘氏弟兄龙虾(仙鹤门店)开通了抖音账号,自己做小视频来吸引客流。3月30日,店里一个客人也没有,陆聪耀在抖音写道:“2020实体店太难了!”而在4月22日,店里的客人新年后第一次坐满了,他写道:“难得的满,好开心!”这个账号记录了一个餐饮人在特殊时期的苦辣酸甜。

  互联网采购工具美团快驴

  进货助力餐饮商家渡难关

  陆聪耀告诉记者,店里流动成本的真正大头是食材采购。首先,食材的采购成本占了总成本的很大一部分,找到更物美价廉的食材才能更有竞争力。其次,疫情期间店里的人流量很难预测,如果食材买多了可能会积压变质,反而成了损失,所以进货需要更加灵活。

  过去一年多,陆聪耀的小龙虾餐厅一直在同美团旗下的餐饮供应链平台快驴进货合作。快驴进货是面向餐饮商户推出的一站式食材采买渠道,餐厅可以在手机上选择食材,直接结算下单,次日送货上门。免去了早起外出采买的奔波之苦,并且省时省力,整个操作过程就像点外卖一样简单。

  更关键的是,商户在快驴进货上可按需采购,采购量灵活掌握,对陆聪耀来说,可以避免囤货的压力。

  当初,陆聪耀采购的第一个品类是蒜米和青椒,随着对快驴信任的增加,他也把饮料、大米、豆油、冻品等都交给了快驴,充值返券等活动也非常实惠。他希望,餐厅的大厨也能擅于使用这类互联网采购工具,这样对于餐厅的采购成本管理非常有益处。因此他的做法是,平常让大厨提出各类食材的下单和采购计划,由他在后台统一结算下订单,这样对门店食材采购和消耗情况一目了然,成本一下就管住了。

  陆聪耀说,“有了快驴进货,即使春节期间疫情风险,店里的食材也没有断供,服务好,送货也及时。而未来真正的迎接回暖和报复性消费,也依然离不开快驴。”

  近日,美团也宣布启动“春风行动”百万小店计划,以线上化运营、优惠贷款、安心消费、供应链服务、针对性培训等六大举措帮扶平台小店。美团快驴进货承诺供应链“保价不断货”,最快七小时送达。通过提供“外卖式”便携采购通道,助小店降本增效,活得更好。

【编辑:孙静波】

我是王耕捷,

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提起云南,大家就会想到云南的山水和鲜花,

但风景越美的地方,地质破碎程度就越高,

想在云南修路,难!修铁路,更难!

我始终记得2016年12月28日,

沪昆高铁云南段、云桂铁路云南段

同时开通运营,

连接全国铁路网,云南终于迈入高铁时代。

3年多来,高铁成为云南人民口中的高频词之一,

高铁的开通运营,

改变了云南人民的出行方式和出行观念,

极大地压缩了时空距离,

如今,乘高铁已经成为人们出行的首选。

更重要的是,

云南铁路已从昔日全国路网的“边陲末梢”

转变为我国面向南亚、东南亚的重要铁路枢纽。

见证这样历史性的变化,我很骄傲!

云南地处中国西南边陲,

境内高山深谷纵横,河流密布交错。

云南的铁路建设面临极其复杂的地质条件,

安全风险高,建设难度大。

5月8日,经过建设者11年艰苦奋战的

云南大瑞铁路太邑隧道贯通。

富水低温的太邑隧道共穿越四条断裂破碎带,

极易发生坍塌、掉块,属一级高风险隧道,

320米的正洞长度,大家干了19个月,

一天平均仅能掘进0.5米……

我记有一个叫杨长青的小伙,

20岁就来了太邑隧道,一待就是11年。

这么难,为什么一定要打通这条隧道呢?

因为大瑞铁路建成通车后,

从大理至中缅边境瑞丽市的旅行时间

将由现在约7个小时缩短至约3个小时,

会极大地带动沿线经济的发展。

所以,再难,我们也要建成它!

在我们云南,像杨长青这样的建设者还有很多。

正在建设中的中老昆万铁路元江特大桥

最高的3号桥墩高达154米,

高度位居该类桥梁世界第一。

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在铁路建设中的广泛应用,

建设中老昆万铁路的2.5万建设者中

涌现出一批青年技术人才,

我相信,他们经历了“世界之最”的磨砺后,

技术、能力、心智都将获得极大的成长,

他们将成为昆明局的宝贵财富,

不畏惧未来的任何困难和挑战。

有次建设者们跟我讲起他们的故事,

在老挝万象省丰洪县中老铁路第Ⅵ标段上,

村里有群不满十岁的娃娃,

他们经常结伴到施工现场看一看,

对着施工工人齐声说:“我要坐火车去中国!”

我每每回忆起这件事情,就觉得责任重大。

我是中国铁路昆明局的负责人,

中老昆万铁路是我国“一带一路”倡议

与老挝“变陆锁国为陆联国”战略对接的重要项目,

我必定全力以赴,

带领我身后数以万计的建设者们,

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倡议,

优质、安全、高效地完成铁路施工建设任务,

给国家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2019年,我提出要加快云南铁路发展和建设、

完善偏远地区铁路网络的建议。

一年以来,

在云南省委、省政府和国铁集团的大力支持下,

基本实现干线铁路客运动车化,

大幅压缩了出行成本和时空距离。

2019年发送旅客达3968万人、

同比增长77.5%,

云南铁路的发展和建设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绩。

今年虽然受到疫情影响,

但在地方政府和铁路沿线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

在参建各方的共同努力下,

2.5万名铁路建设者奋战在一线,

从恢复生产转入快速达产

并尽快形成了全面会战的施工态势,

万和隧道、新平隧道等一批重难点隧道顺利贯通。

今年两会,我的关注重点依旧是云南铁路建设。

因为长期在铁路建设第一线调研,

我深知铁路建设发展是

需要各方团结一致、协同配合、

共同努力才能推动的。

我们正在参与、科学谋划

“十四五”铁路建设规划,

建议研究并建立铁路长效补贴机制,

提高铁路建设项目资本金比例。

我记得,今年4月26日,

中老昆万铁路重点控制性工程

新平隧道成功贯通。

该隧道全长约14.8公里,

穿越、傍行多条深大断裂带,

安全风险极高、施工难度极大,

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工程。

它为什么能按期贯通?

是因为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

专家组根据现场实际进行动态设计,

铁路建设者们采取长隧短打策略,

攻坚克难奋勇向前,

当地民众积极参与,大力支持,

是社会各方齐心协力的成果。

通过不懈努力,

我们实现了这一堪称奇迹的壮举!

2017年11月13日,

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题为《携手打造中老具有

战略意义的命运共同体》的署名文章时,

说:“中老铁路作为泛亚铁路网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老挝具有重大战略和现实意义。

双方要加强统筹协调,争取早日建成通车,

让老挝同周边国家乃至世界互联互通。”

任何梦想的实现,

往往都要翻越现实的崇山峻岭,

中老铁路的建设更是如此。

如今,云南已站在开放前沿,

我们施工建设的,不仅仅是一条铁路,

更代表着中国制造的标准,

代表着中老友谊的传承。

希望我们的每一份努力,

都能为提高和改善沿线人民生活水平贡献一份力量。

责编:俞镜淇

  中基协 : 

  一季度末资管总规模增至53.75万亿元

  中基协 : 

  一季度末资管总规模增至53.75万亿元

  中基协 : 

  一季度末资管总规模增至53.75万亿元

  广州日报讯(全媒体记者 王楚涵)记者从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最新一期《资产管理业务统计数据》获悉,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资管业务总规模增至53.75万亿元,较去年底增加2.91%。值得注意的是,一季度主要规模增量来源于公募基金、养老金、期货公司资管计划、私募基金、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五大类别。

  其中,截至一季度末,公募基金规模16.64万亿元,证券公司及其子公司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规模10.47万亿元,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规模8.14万亿元,基金公司管理的养老金规模2.53万亿元,期货公司及其子公司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规模约1642亿元,私募基金规模14.31万亿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规模1.69万亿元。

  公募基金成为资管业务总规模扩大的主力军之一,一季度规模增长1.87万亿元,增幅为12.66%。其中,股票型基金规模上涨8.42%至1.41万亿元;混合型基金、货币基金、债券基金、QDII基金业务规模上涨均超10%,分别为11.6%,15.38%、11.48%、14.61%。截至一季度末,公募基金管理机构管理的公募基金为6819只,资产净值涨至16.64万亿元。

【编辑:苏亦瑜】

北京时间5月29日讯 据西班牙《世界体育报》报道,国际米兰对于巴萨的巴西中场库蒂尼奥不感兴趣,他们有意的是法国中卫朗格莱。

此前意大利《米兰体育报》曾透露,国米和巴萨正在就劳塔罗的转会谈判,谈判中出现了一个新的名字,那就是库蒂尼奥,不过《世界体育报》表示,国米对这位昔日旧将没有兴趣。

国米没有询问过库蒂尼奥的情况,也没有表示对其有兴趣,此前国米在与巴萨的谈判中谈到了拉菲尼亚、菲尔波和塞梅多。而今,国米也在关注朗格莱。

《世界体育报》认为,国米对朗格莱有意的原因是他们担心什克里尼亚尔离队,相比于乌姆蒂蒂,国米高层奥西里奥更喜欢朗格莱。

不过巴萨的中卫位置也不宽裕,虽然小将阿劳霍接近升入一队,但他们也需要补强中卫位置,此前有消息称,巴萨非常欣赏什克里尼亚尔。